《最强执剑人》乡野大嘟嘟小说最新章节,陈雪芳,项晨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最强执剑人

小说:战神

作者:乡野大嘟嘟

简介:公元1054年的一天,一颗超新星爆发,此后世界各地陆续出现了一些不可思议之事……有一个名叫“天域”的组织,传说天域内有八柄神剑,分别属于八位高手,拥有这些剑的八个人,被称为“执剑人”。执剑人徘徊在生与死之间,游离于现实与虚幻之外。在有些人眼里,他们是强大的拯救者,在有些人眼里,他们是可怕的死神!

角色:陈雪芳,项晨

最强执剑人

《最强执剑人》第1章 我回来了免费阅读

“就你们这身贱骨头,还不值我的狗一顿饭钱。”一名凶神恶煞的胖光头指着地上的母子三人。

“求求你们了,这房子不能拆啊,求求你们了……”陈雪芳抱着胖光头的腿苦苦哀求。

“滚蛋!”胖光头一脚踢翻陈雪芳。

“妈!”被揍的鼻青脸肿的项午大叫一声,抄起地上一块砖头就朝胖光头拍去。

“你他妈找死。”胖光头一名手下拦住项午,夺过砖头,猛的拍向项午脑袋。

项午只觉脑袋轰的一声,顿时天旋地转,然后就感到热乎乎的液体从头顶流淌而下。他视野模糊起来,世界仿佛涂上了一层鲜血。

“老二!”

“二哥!”

陈雪芳和项晚悲吼一声,母女二人一同冲到了项午身边。

项午头上鲜血汩汩流出,陈雪芳慌忙掏出手帕按在伤口处。

“你这女儿不错,如果陪我睡几晚,我会多给你们几百块的。”胖光头色眯眯的看着项晚,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你要干什么?”陈雪芳惊恐万状。

“干什么?我想干你女儿呀,这么漂亮的妞儿,真是少见。”胖光头一手抓向了项晚挺翘的胸脯。

项晚闪身一躲,胖光头抓了个空。

“房子我们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和女儿……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和女儿……”陈雪芳哀求道。

“放过你儿子可以,不过你这女儿嘛,现在放过太可惜了。等我玩腻了,说不定会放过她。”

陈雪芳让项午自己按住伤口,她站起身,眼睛血红。她捡起地上那块染血砖头,“畜牲,我跟你拼了!”

胖光头见陈雪芳发了疯似的朝自己扑来,后退几步,朝一名手下喝道:“放狗”。

那手下立马松开手中链子,恶犬咆哮着扑向了陈雪芳。

恶犬将陈雪芳扑倒在地,撕咬起来,陈雪芳大叫着,拿着砖头朝狗身上乱砸。

“妈!”项晚要冲过去帮母亲驱赶恶犬,胖光头走到她旁边,一把抱住她,任项晚如何尖叫、撕咬,胖光头就是不松手。

“这小妞真给力,干起来一定爽翻天。”胖光头满脸淫笑,有些迫不及待,他瞅了眼不远处的挖掘机,吩咐道,“把房子给我拆了。”

那挖掘机轰鸣着,将铁臂伸向了旁边独立的一栋二层小楼。

围观的街坊和行人远远看着,低声议论着,无一人敢上前。

“这娘儿仨也太惨了,老项家那块地,偏偏让这恶霸看上了。”

“谁说不是,别人拆迁是发财,他们拆迁是家破人亡啊。”

“可怜项家小妹,黄花大闺女一个,生的那么漂亮,要被那畜牲糟蹋了。”

“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这事就没人管吗?”

“王法?你知道那光头是谁吗?他是江平黑社会老大的人,关系跟警察好着呢,没人敢惹,摊上这事只能自认倒霉。”

“嘘,你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了。”

……

恶犬撕咬着陈雪芳小腿,突然“嗷”的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不动了。

胖光头拖扯着项晚,要强行将她塞入一辆轿车内。

“站住!”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胖光头身后响起。

胖光头回过身,见一位年轻人一脚将恶犬踢飞数米,俯身查看着陈雪芳伤势。

陈雪芳身上多处咬伤和淤青,流血不少,但都是皮外伤,并无大碍。

“老大,是你吗?”陈雪芳眼神迷离,神情恍惚,“我……我是在做梦吗?”

“妈,是我,我回来了。”项家老大项晨鼻子一酸,虎目含泪,“你先坐着歇会儿,接下来交给我。”

项晨正要查看项午头顶伤势,项午吼道:“别碰我,我不要你管!”

项晨一怔,手停在半空。他轻叹一声,扭头看向了胖光头。

“放开她!”冰冷的话从项晨口中吐出,胖光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胖光头看了眼爱犬尸体,“是你把我的狗弄死了?”

“大哥,是你吗?”项晚停止了挣扎,怔怔的盯着项晨。

“我再说一遍,放开她。”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哟,你这二逼挺拽啊。”胖光头朝手下喝道,“给我打死他。”

话音刚落,胖光头只觉眼前一花,一只大手掐住他脖子,他双脚离地,被举了起来。

他大惊失色,本能的用手去掰项晨的手。项晨的手如钢钳一般,纹丝不动。

项晚趁机逃脱,躲在了项晨身后。

胖光头八名手下见老大被抓,挥舞着钢管和砍刀一拥而上。

项晚吓得花容失色,大叫“快跑!”

项晨身形一晃,“砰砰砰”几声闷响,八人弹出去十几米远,轻则断手断脚,重则脊柱断裂,内脏受损,丢了半条命,哎呀哎呀如杀猪般惨嚎起来。

八人只觉一股千斤之力锤在身上,然后就飞了出去,完全没看清项晨出手。更可怕的是,项晨在踢飞八人时,手上一直抓着胖光头。体重约200斤的胖光头,在他手中就像一只鸡。

所有人都惊呆了!

围观的人群开始窃窃私语。

“这年轻人是谁啊?也太厉害了。”

“你看清他出手了吗?”

“没看清,太快了。”

“听说老项家有个大儿子,已经失踪十几年了,该不会是他吧?”

“我记得老项死后没多久,他家老大就失踪了,当时项家媳妇差点哭瞎了眼。”

……

项晨举着胖光头,冷笑道:“拆我家房子,我兴许可以饶你一命,敢欺辱我家人,那你只有死。”

胖光头惊恐的看着项晨,他因呼吸不畅脸变成猪肝色,“看上这块地的不是我……我也是奉命行事……大哥饶命……拆迁款我一定给您备足……三倍,不,十倍您看怎么样……”

项晨看向项晚,“小妹,你去妈和老二那边。”

项晚听到这声“小妹”,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项晨心中一热,大哥,这是多么熟悉又遥远的声音。小时候,小妹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跑,大哥大哥的叫个不停。

“小妹,你先过去。”项晨催促道,他不想让小妹看到自己杀人的样子。

项晚点点头,乖巧的走到母亲和二哥身边。

“大哥,饶我一命……我一定登门谢罪。”

“谢罪?你去跟阎王谢罪吧。”

“你……你敢杀我……你们全家都要偿命……”

“你在威胁我?”

“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项晨将胖光头放下,凑到对方耳边,低声道:“你可听清了,我只说一次,人们叫我‘死神’!”说罢,手指发力,嘎嘎两声,胖光头喉管被捏碎,去找阎王报道了。

项晨将胖光头的尸体扔到恶犬旁,走到母亲身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妈,儿子不孝,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陈雪芳和项晚早已泪流满面,母女二人抱住项晨,嚎啕大哭起来。

项午冷冷的看着项晨,没有做声。

这时两辆骑士十五世豪华装甲越野车呼啸而来,停在了路边。这两辆车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围观者的一阵惊呼。

陈雪芳身体一僵,瞬间紧张起来。

项晨柔声道:“妈,不用担心,自己人。”

车上下来两名身穿便服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人脸上有道伤疤,眼神凌厉,神色冷峻,另一人脸上稚气未脱,高高瘦瘦,看样子只有二十出头,从那霸气巨大的越野车中走出,给人一种不搭的感觉。

二人走到项晨面前,叫声:“老大。”

听到二人叫项晨老大,陈雪芳三人都是一愣。

项晨道:“妈,你先跟我这位兄弟走,他会照顾好你。”

“去哪里?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陈雪芳死死的抓住项晨,生怕儿子再离她而去。

项晨轻轻拍拍母亲,“妈,你放心,这次我不走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明天去找你们。玄子,带我妈她们离开这里。另外,调查一下这些人背后的势力。”

“好。”叫玄子的冷面年轻人应一声,躬身对陈雪芳道,“伯母,请跟我来。”

陈雪芳三人跟着玄子上了其中一辆车,玄子驾车离开了。

一位大婶走过来,小心翼翼地问:“你……你是小晨吗?”

项晨看了来人一眼,这人是王婶,他小时候见过,王婶的变化并不大,“王婶,是我。”

王婶指了指胖光头尸体,“他怎么了?”

“他死了。”

“死了?”王婶脸色一变,“小晨,你杀人了?”

“如果他还算个人,那就是吧。”

王婶这种小老百姓哪见过杀人,她鼓起勇气,“小晨,婶子提醒你一句,你赶紧带着你妈她们躲起来吧,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啊。”

项晨淡然一笑,“谢谢王婶。”

他走向另一辆越野车,坐在副驾上。那位稚气脸青年跟了上去,坐在了驾驶位。

“老大,这就是你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吗?”稚气青年乔二龙问道。

项晨点了点头,看着窗外残破的房子,一时间百感交集。

这里本是江平市城郊一座村庄,随着城市快速发展,这里逐渐变成了城中村。后来村里拆迁,绝大多数村民发了财。项家房子因离村子较远,没赶上那波拆迁,就一直留到了现在。

十三岁那年,项晨父亲离奇死去,他死在一座废弃的工厂里。在整理父亲遗物时,项晨看到了父亲的一本手记,上面记录了一些奇怪的事情。父亲似乎预料到儿子会看到这本手记,他在手记中叮嘱儿子,不要跟任何人提及手记之事,并尽快将手记销毁。

父亲过世三个星期后,项晨留下一封信,从此离家出走,一晃就是十三年。这十三年间,他跟家中断绝了一切联系。

母亲几乎哭瞎眼睛,疯了似的到处找儿子,却杳无音信。

直到今天,项晨再次回到了这里。

“妈、二弟、小妹,我回来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们受一点委屈。爸的仇,我一定会报!”

原创文章,作者:乡野大嘟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yesheng.com/xiaoshuo/95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