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长公主她不做恶毒女配》玲珑扣小说最新章节,萧云凝,许灵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之长公主她不做恶毒女配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玲珑扣

简介:【双洁+强强】萧云凝穿进《盛宠天下》里成为恶毒女二,为保性命,她决定不再走女二拆官配的道路,为辅佐炮灰太子侄儿登基,她斗反派,斗男主。却因受太子之托,要她救出因父获罪而沦为阶下囚的男二,秉持着扶危济困的宗旨,萧云凝把人收为男宠,好吃好喝供着,时不时嘘寒问暖,结果对方一直扮猪吃虎,帮其翻案后,萧云凝立马把人送走。三年后再见面,君尘渊已是威名赫赫的大将军,看向萧云凝的目光时,好像她欠了他许多债……

角色:萧云凝,许灵

穿书之长公主她不做恶毒女配

《穿书之长公主她不做恶毒女配》第1章 穿书免费阅读

雪花自天上纷纷扬扬落下,寂寥无声。

这是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也是萧云凝穿书过来的第一天。

她成为了《盛宠天下》中恶毒的女二,萧云凝当时看这本书时,还在吐槽里面的恶毒女配跟她名字一样。

原主每天都是在想着怎么耍阴谋诡计拆散男女主,刁蛮任性又嚣张跋扈,没有主角光环的她,最后下场当然很是凄惨,死了都没坟墓埋。

殿内的火盆烧出融融暖意,萧云凝消化完穿书的消息后,纤长的睫毛向上翘起,才抬眼瞧向跪在殿中青丝散乱的女主许灵。

她穿过来的这一幕,刚好是原主听闻许灵昨天亲自绣了个香囊送给男主,两人还郎情妾意地在画舫上待了一整晚,于是原主妒火中烧,让人把许灵带到公主府里,打算把她好好欺辱威胁一番。

萧云凝无声叹了口气,强扭的瓜不甜,真搞不懂原主干嘛要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而如此泯灭掉心中的善良,说得通俗易懂点,那就是在作践自己。

好歹是一国公主,要什么优秀的男人没有,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好在穿过来的时机不算太晚,尚可补救,可谓不幸中的万幸,要不然的话,她现在必须得马上卷铺盖跑路。

为保性命,萧云凝不打算再走女二拆官配的道路,过去将许灵扶了起来,抬指将她凌乱的碎发拨弄到耳后,拿捏着面部表情摆出友好的一面,轻声道:“既然许小姐对裴将军情深义重,本宫决定成全你们之间的情谊,改明儿便让皇上为你们赐婚。”

闻言,许灵愕然地抬头看她,神情宛若见鬼,一时间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上一刻还严词厉色地羞辱于她,下一刻却一反常态地说着要成全她之类的话。

莫不是突然中邪了?

萧云凝眉眼还是一如既往的艳美,却没由来地少了几分阴鸷,多了明丽柔和,愈发显得她容颜倾城。

许灵忙收回视线,垂头时柔柔的乌发搭在细肩上:“长公主这是何意?臣女听不太明白。”

“自然是成……”

话音未落,听得外头有声音道:“这是公主府,裴将军您不能乱闯,待小的去禀报长公……哎裴将军……”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裹挟着一身戾气进来,快步上前将许灵护到身后,按照之前多次经验来看,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萧云凝又在仗势欺人,所以一听到许灵被长公主府的人带走,便立马从练武场赶过来:

“长公主这又是想干什么,您身为皇室贵女,一直刁蛮无理地欺辱官家小姐,就不怕败坏皇室名声吗?”

萧云凝定定地看了眼愠怒之色的男主,片刻后轻笑一声,将视线移到院外,素白雪花纷纷扬扬,隐隐可闻见清冽的气息。

“萧将军好生放肆,对本宫说话如此无礼,就不怕本宫治你的罪吗?”

萧云凝轻抚掌心,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本宫刚还说要到皇兄面前让他赐婚你们,但既然裴将军如此不领情,那就罢了,往后你也少在本宫面前晃悠,见到本宫,你最好躲着点。”

裴爻的冷笑才酝酿到一半,闻言突然僵在嘴角,见她一脸“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给狗咬了”的表情,不知道谁该怀疑自己幻听,还是该怀疑萧云凝被人夺舍了。

裴爻眉头微皱,亦或者她在玩欲擒故纵的戏码,毕竟此人诡计多端。

萧云凝好像看出了他心里自恋的想法,嗤笑着摆摆手:“看在本宫今儿个心情好,所以你擅闯公主府的事,本宫就不与你计较了,都退下吧。”

裴爻和许灵离开公主府时,脑子还是懵的,伺候了萧云凝多年的婢女白画目送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长公主,您当真就这样放弃裴将军了?”

“不然呢,难道要放下身为公主的尊严死缠烂打,低声下气地恳求他爱上自己?”

萧云凝很是豁达地说:“本宫没必要执迷不悟地毁了自己。”

单身万岁,反正她有权有钱,自是可以活得潇潇洒洒,犯不着为爱所困。

月洒玉阶,一道颀长身影穿庭而过进得殿里,男子步履沉稳,剑眉星目,脱下沾着素雪的狐裘抖了抖,递给身后的近卫。

萧云凝长发散落,披着件外袍从屏风后绕出来,嘴角勾着笑意:“殿下怎么过来了?”

萧濯是原主的侄儿,前皇后之子,在弱冠之年便被封为太子,虽有满腹经纶,贤德爱民,可惜结局是一个死得最让人意难平的炮灰。

原主虽恶毒,但对这个大侄子倒挺好的。

“皇姑。”萧濯拱手作揖,行了下礼数后,便跟着萧云凝坐到桌边,他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疲意,但无损其俊美。

萧濯拱手道:“深夜打扰皇姑休息,孤在这里给皇姑先赔个不是。”

萧云凝浅笑着摇头,心道不愧是太子,礼数还挺周全:“无妨,左右本宫也睡不着,倒是殿下深夜过来,可是出了何事?”

萧濯抿了下唇,眼底晃着惆怅的色彩,指尖搭在桌案上,叹息道:“安国公被构陷贪污受贿通敌卖国,为自证清白,在金銮殿直接触柱而亡,以死明志,其独子遭连累被关进诏狱里,孤此番前来,是有一事相求皇姑。”

顿了下,萧濯才继续道:“君尘渊惊才艳艳名满帝都,文武双全,非是池中之物,若是被害死在诏狱中,实在可惜,所以还望皇姑能救他一命。”

“君尘渊?”

那不是原著中对女主深情不移傻傻守护着她的男二吗?

在烛光的映照下,萧云凝侧脸如牡丹花般妍丽动人,她垂眸细想了下,原著中确实有提到这么一段。

男二世家出身,姑母君雁进宫为妃,颇得圣宠,因此也使得君家在朝中威望高涨,遭来毕皇后及其母族心生嫉妒,便使计陷害君家。

原主当时虽出手相救,但也就是把人提出诏狱后,便没再与其有什么往来,后来知道原主一直陷害女主,自然是为爱出手抱打不平什么的,可最后也抱不得美人归。

原创文章,作者:玲珑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yesheng.com/xiaoshuo/138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