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我的金主》浅语聆音小说最新章节,邵闻棋,秦沫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不是我的金主

小说:纯爱

作者:浅语聆音

简介:邵闻棋,一个偶像转型演员林墨惟,帝阳集团的总裁两人相识是女演员秦沫带新人出演电视剧,林墨惟喜欢女演员。狗血的是,邵闻棋也喜欢秦沫。

角色:邵闻棋,秦沫

他不是我的金主

《他不是我的金主》第1章 第一章免费阅读

邵闻棋,演员,极具塑造型的演员。进可翩翩白衣若书生,退可威猛粗壮汉。

好吧,他一个三流偶像转型的演员,演过好几部狗血剧。

剧情需要他怎么样,他就得塑造怎么样的人物。虽然兢兢业业,大问题没有,小毛病也是一堆。

比如,台词不熟练,也比如…

“卡。”导演第n次拿着大喇叭喊到,原本他声音就大,这样拿着大喇叭,整个录音棚都得抖三抖。

“邵闻棋,你看女主的眼神不对。”导演放下喇叭说道:“她是你的敌人,她这时候不是你的同伴了,她在帮敌人做事。你的表情应该是复杂的,一边喜欢她,一边想杀她,立场不同。为了正义,你得杀了她。”

邵闻棋的演技是公认的烂,但请他的剧组还是很多,毕竟长得帅,毕竟有流量有话题,好吧,最主要的是,他便宜。

《樱花落》是由一个大热IP的网络小说改编的。

大概就是抗日时期,女主在日本留学,跟邵闻棋饰演的男二认识,并结缘。为了大义,女主回到国内,毅然决然投身地下党工作,男二回国抗日,发现女主帮日本人做事,痛苦挣扎,但国家面前没有爱情,男二跟女主撕破脸,这时候男主出现在女主面前,为了女主扑汤蹈火,在女主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站在女主身边。直到一场战争,男二重伤,男主救了男二,看到了女主,男二才知道女主是卧底。但一切已经晚了,最后重伤的男二为了掩护男主和女主,被杀了。男二杀青,最后战争结束,男主女主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至于为什么叫樱花落,大概是因为女主和男二认识的时候是在日本,樱花满天的时节。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邵闻棋拿到这个角色是借了女主的光。

女主的扮演者叫秦沫,邵闻棋参加的选秀节目里面的一位舞蹈老师,也是邵闻棋的女神。

邵闻棋在选秀节目里说过,超级喜欢秦沫,秦沫就是他的女神。

然后邵闻棋凭借出众的外表,精湛的唱跳水平脱颖而出,c位出道。

原本邵闻棋和秦沫就是同一个公司,邵闻棋这一火,就开始给他接各种流量剧,当然秦沫团队也不傻,接着就蹭了一把热度,秦沫出演这个电视剧,顺手拉上邵闻棋,两人炒作一把。

邵闻棋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师姐,耽误你时间了。”

秦沫温温柔柔的对邵闻棋说:“没事,不要急,你再好好想想怎么表达。你想想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接下来,秦沫没继续说,显然也觉得说出来不太合适。

邵闻棋愣了一下,笑了一下,有啊,当然有,就站在自己面前的啊。

是的,邵闻棋喜欢秦沫。喜欢到眼神都要藏不住了,但喜欢秦沫的,不止邵闻棋,还有本片的资方,帝阳的老板,林墨惟。

林墨惟自樱花落开拍起,就利用自己的身份,三天两头往剧组跑。

邵闻棋看到林墨惟就牙根痒痒。

偏不巧,林墨惟的车停在不远处,林墨惟又高,又帅,关键是有钱。

一路走来,就如同一张,不,一沓钞票走过来。受欢迎程度也不亚于一个明星。

邵闻棋翻了个白眼:“师姐,喝水吗?我去帮你拿。”

“不用了,秋天了,我给沫沫带了小吊梨汤。”林墨惟西装革履,还戴了一副墨镜,笑着对邵闻棋说。

秦沫笑得很温柔:“谢谢林总。林总又来找导演吗?”

圈内圈外没几个人不知道,林墨惟用行动在表示他很喜欢秦沫。

但林墨惟没有摆在明面上说,所有人也就装不知道。

一个追,一个装糊涂。林墨惟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邵闻棋嘲讽的一笑:“林总真是闲,天天往片场跑。”

林墨惟半眯着眼睛看邵闻棋:“还好还好,比起某些不务正业的,我之前完成自己的工作了。”

秦沫在中间左看看,右看看,笑着打圆场:“林总,导演在那边。”

林墨惟哼了一声,宛如一只高傲的孔雀,甩给邵闻棋一个背影。

邵闻棋对着背影做了个竖中指的动作。秦沫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老实点。

林墨惟转身看了邵闻棋一眼,但此时邵闻棋已经背对着林墨惟,在钻研他的剧本了。

“那个傻白甜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你一句话,我把他弄走。”林墨惟给秦沫递了一个眼神。

虽然秦沫对邵闻棋这种没演技的人确实有几分看不上,但同一家公司,他又是流量小生,况且,最近两人cp粉也很多,捆绑关系,秦沫也没有办法直接说,行,你帮我把他踢走吧。

秦沫笑了笑:“其实邵闻棋还不错,只是演技稍微差了点,毕竟新人嘛。还需要慢慢学习的。”

秦沫的话很隐晦,按照正常生意人的逻辑,他们需要的不是慢慢学习,而是能给他们带来商业价值的成熟演员。

哪知道,林大总裁才不是什么正常的生意人。

“哦,没给你添麻烦就行。你随时跟我沟通,需要我帮忙的,就告诉我。”林墨惟点了点头:“你先忙吧,我去找导演。”

秦沫很悲伤,悲伤都快逆流成河了,愤愤的回到自己的化妆间,跟在秦沫后面的助理目睹了一切:“沫沫姐,林总都说把他踢出去了,你就顺势同意就行了啊。”

“你懂什么,这事儿只能他主动去做,如果被公司知道了,我还怎么混下去?公司交代我带他进组,我转身给他踢出去?”秦沫翻了个白眼说道。

助理吐了一下舌头:“其实邵闻棋最近演技好多了。还是咱们沫沫姐会带新人。”

秦沫显然被这话取悦到了,脸上挂着笑容:“那当然了。跟我合作的男艺人,都火了。”

助理点头附和着。

林墨惟跟导演谈完事情,看到邵闻棋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背台词,低声说了句“装模作样。”

导演斜眼看了林墨惟一眼,显然不赞同他的说法:“他可不是装模作样,他是真的很认真的在背台词。”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他演技不行,台词不行?”林墨惟不相信导演的话,冷哼一声。

“跟他之前演的剧有关,流量狗血剧,来钱快,对演技,台词要求也低。”导演解释了一句:“他可塑性挺强的,学的也快。也没什么坏毛病。”

“你还挺喜欢他的?”林墨惟很少听导演夸过谁,这个评价虽然不算太高,但也足够让林墨惟有几分意外了。

“还行吧。”导演笑了笑说:“嘉娱出来的小孩儿都不错,可惜了,他如果继续做偶像赚的会更多。”

林墨惟半眯着眼看邵闻棋的背影,邵闻棋似乎没看到他,只看到导演,抱着台词本找导演问戏。

这傻逼…

原本对邵闻棋有些改观的林墨惟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

气的林墨惟走的时候都忘了跟秦沫打招呼。

第二天,找不痛快的林墨惟又来了。邵闻棋有个小型粉丝探班的见面会,公司方决定拍个小视频,后面做宣传用。

先是摄像拍秦沫带着他们突袭邵闻棋看剧本的画面,然后邵闻棋真的如同被吓到了一样,看到是秦沫,才放下剧本露出笑容:“师姐好。”

秦沫年纪本来也不大,露出个调皮的笑容也毫无违和感:“这么辛苦的还在看剧本呀。”

邵闻棋把剧本藏了一下,笑着问:“是要去见粉丝了吗?我准备好了的,小唐,把给粉丝准备的小零食拿上。”

邵闻棋跟着一个摄像出去,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小助理。

邵闻棋走后,林墨惟在邵闻棋的化妆间门口等秦沫出来,秦沫过了好几分钟才从化妆间出来,身后还跟着摄像,秦沫看到林墨惟愣了一下:“林总好。”又转身跟摄像说:“素材应该够了,麻烦摄像大哥了。”

原本就是主拍邵闻棋,秦沫配合他们拍了个vlog,也算完成任务,摄像点了点头,朝着邵闻棋的方向去了。

“你还得配合拍这些?”林墨惟问。

秦沫笑着点头,有些无奈:“是啊,没办法嘛,赚的是这份钱。自然得出这份力咯。”

林墨惟也跟着点头,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叹了一口气:“哎,也是,每一行都有自己的不容易啊。”

秦沫就差翻白眼了,真是个死直男。但表面还得应付着:“是啊,女演员就更不容易了,混的好点,有人说你背后有金主,混的不好,又没人认识。”

林墨惟很认真的看着秦沫:“你没有黑点,而且很优秀。”

???

我用你说?

秦沫陪笑:“林总过誉了,我也就是个普通的小演员。”

“你还这么谦虚。真是很难的了。”林墨惟用自认为最认真的态度对待秦沫。

“沫姐,医药箱在哪儿?”小唐跑过来直接问秦沫。

“怎么了?”秦沫看上去有点着急的问着。

其实她一点也不着急,而且这话问得相当多余,毕竟小唐来找医药箱,肯定是邵闻棋出了事。

“棋哥刚为了保护一个粉丝,被吊灯砸到头了。”小唐着急的说。

虽然秦沫不喜欢那个名义上的小师弟,但面对这么大的事,秦沫也不含糊:“找医药箱有什么用,打120啊。”

林墨惟更欣赏秦沫了,一双眼睛像是长在秦沫身上了一样。

“打了,但也得找消毒看看。刚好棋哥有个学医的粉丝,所以我来找医药箱。”小唐在化妆间一边拿医药箱,一边回应秦沫的话。

“你要是担心,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林墨惟很善解人意的说道。

秦沫并没有打算去,不过听林墨惟这样说,不去也得硬着头皮去了。

邵闻棋的粉丝很自觉的让开位置,邵闻棋坐在地上,脸上沾着血,被救的粉丝在一边哭,邵闻棋还保持笑容安慰着那个粉丝。

他的医生粉丝蹲在一旁,看到小唐来了,朝小唐这边走了几步,接过医药箱。

秦沫看到血,就把脸撇到一边,不敢看了。

林墨惟见秦沫把脸撇到一边,知道她可能害怕了,于是走上去问:“怎么回事?”

所幸吊灯不大,就是常用的那种,灯离地面也不高。但怎么说也是玻璃质地的,砸下来见血是必然的。

“刚才见面会结束,哥哥送我们出来,她想叫哥哥给她再录一段语音,哥哥还没给她录完,就发现那个灯松动,已经往下落了,哥哥就把她推开,自己没来得及跑,就被砸到了。”身边的小粉丝带着哭腔说道。

“你没事吧?”林墨惟走到邵闻棋身边蹲下来问道。

邵闻棋本来就有点白,这会流了不少血,脸上又带着很多的血,就显得没有血的地方更加的白,他笑了一下:“没事。”

邵闻棋的医生粉丝似乎是习惯了跟病人家属交代两句,小唐送来医药箱,又帮着医生递酒精,棉花什么的,医生下意识把他当成了助理,转而对林墨惟说道:“一会儿得缝几针,缝合好了,别沾水,吃的…”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现下处于什么场景,医生脸一红,没再继续说,只是默默的处理邵闻棋脸上的血。

林墨惟仔细的听着,似乎没发觉什么不对,突然没听到医生的话,疑惑的说:“还有什么?继续说啊。”

“……”

死一般的沉默。

林墨惟干咳了两声:“你不说,他助理怎么知道还要注意什么。”

这么悲伤的场景,你却按着我头让我磕糖?

在场大多粉丝内心有些沸腾,如果不是场景不太对,应该有好多已经尖叫出来了。

医生红着脸,憋了半天。好在救护车已经来了,邵闻棋被送进医院。

同一时间,网上掀起一个小高潮。

“虽然哥哥受伤了,我应该悲伤,但是,我好开心!”

[图片][图片][图片]

一连几张照片,有林墨惟走向邵闻棋的图片,也有林墨惟和邵闻棋对视的图片,还有林墨惟蹲在邵闻棋对面的眼神。

“‘还有什么,继续说’啊,我死了,就像已经习惯了一样!”

“我的天,绝美对视好吗?”

“林墨惟进来的那个眼神,杀我啊。分明在说,是谁在害我的小宝贝。”

“楼上的,你为什么会读心术?”

“告诉我,如果这不是爱情…”

“楼上的,为什么你的文字会说话?”

“别YY了。你家哥哥怎么配的上那位。”

“不懂就问,那位是哪位?”

“我家哥哥配的上任何人。有一说一,我家哥哥纯直男,求不ky。”

“帝阳集团的大boss的儿子,二号boss林墨惟。钢铁直男,如果你们仔细观察,会发现,其实图片里有个漂亮的妹子,她叫秦沫,传闻林墨惟在追求秦沫。”

“楼上是个科普贴。”

“纯cpn,林墨惟x邵闻棋太好磕了。”

原创文章,作者:浅语聆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yesheng.com/xiaoshuo/138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