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农妻:糙汉将军宠妻日常》山野木木小说最新章节,夏晚秋,夏老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锦鲤农妻:糙汉将军宠妻日常

小说:种田

作者:山野木木

简介:夏晚秋被卖了,被卖给扫把星汉子作媳妇。婆婆心肠好,家境还不错,有口饭吃,夏晚秋下定决心当一个好媳妇。本以为会被扫把星汉子克死,谁知锦鲤运爆发。不仅赚了钱,还存了一辈子都吃不完的粮食。卫钧:我媳妇就是我的粮仓。夏晚秋:我不当粮仓,我要当地主婆。

角色:夏晚秋,夏老汉

锦鲤农妻:糙汉将军宠妻日常

《锦鲤农妻:糙汉将军宠妻日常》第1章 被卖免费阅读

“哎哟喂,当家的,你要是不卖,饿死你儿子算了。”

汉阳城外,哀鸿遍野,十字路口处传来一阵妇女的骂声。

“那是我闺女,你让我卖了我怎么舍得。”

前几天不卖,夏老汉也是担心别人会吃了自己闺女。

而现在,朝廷赈灾的粮食还没有下来,就已经出现了食人的现象。

现在卖,不是将闺女往火坑里推吗?

“爹,我好饿,我想吃东西。”两个男孩在张氏的示意下,哀求着夏老汉。

夏老汉也是心肝肉疼,自己的儿子即使不能吃饱穿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儿子饿死。

一时间,夏老汉有些犹豫不决。

“要不,咱们就卖给大户人家当丫鬟,总比全家一起饿死了好。”

夏老汉也觉得张氏说得对,卖给大户人家,总比卖给别人吃了好。

“他们愿意买就卖。”夏老汉最终妥协,不敢看向闺女,害怕看见那希冀的眼神。

夏晚秋愣在一旁,背着包袱,深深地埋着脑袋,眼睛有些发热。

果然,爹还是会卖了自己。

她娘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年龄到了以后配给了她爹。

她娘生她的时候难产,后来娶了张氏为填房。

有了后爹就有了后娘,这话一点都不假。

村里发洪水,田地都被淹没了,夏老汉只好带着全家逃出来。

而现在,一点吃的都没有,连一旁的树的皮都被剥得干干净净。

夏晚秋摸了摸扁平的肚子,要不是吃了点土,恐怕现在都饿死了。

可土这东西,夏晚秋愿意吃,不代表两个弟弟也愿意。

逃荒路上,张氏嫌弃她浪费粮食,多次向夏老汉提议将夏晚秋卖掉。

刚开始,夏晚秋勤快,夏老汉觉得能够度过难关,就没有同意。

一家老小花销不小,身上的银两很快就所剩无几。

这不,张氏吹了几下枕边风,说儿子快饿死了。

夏老汉心疼儿子,怕儿子死了,断了香火,就同意卖了。

夏老汉很快找到了买家,是一个妇人。

夏晚秋看了一眼那妇人,虽然穿着一身麻布衣衫,可身上却没有破洞。

最重要的是面色红润,一点也不像挨饿的样子。

在这灾荒年间,能够有吃的就不错了。

那妇人说明了来意,夏老汉知道是想买夏晚秋做童养媳,痛痛快快地同意了。

夏晚秋乖巧地站在一旁,任由妇人观察。

卖就卖了吧,乖乖地当个童养媳,有吃的就行。

“六两银子,如何?”夏老汉试图提价。

“她娘也是个美人胚子,这丫头干活是把好手,给你儿子当童养媳正好合适。”

“那算了吧!”那妇人面上嫌弃,“你也知道,你这闺女才十二岁,瘦不拉几的,只剩下皮包骨头。况且,这丫头年龄太小了点,还要过三年才能圆房,照你这价,我还不如到镇上去买个大一点的丫头。”

说完,那妇人作势要离开。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买家,张氏哪里愿意让人离开。

“嫂子,你也看到我家的情况了,我两个儿子,一个才九岁,一个才七岁,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咱们是逃难的,路上一家人的粮食都吃完了,实在是需要银子,要不就给你便宜点。”张氏立马冲上前拉着妇人的手,她还指望卖掉夏晚秋,好给儿子买点吃的。

要是卖不掉,跟着一家人,岂不是浪费粮食。

再说了,自己儿子三天都没吃东西了,今儿个,必须卖掉。

妇人皱了一下眉头,又看了一眼瘦得跟竹竿似的夏晚秋,只是低着脑袋,看不出模样如何。

看这姑娘,像是受了后娘不少磋磨。

“六两银子太贵了些,这丫头我带回去还要再养个两三年,也是一笔钱,这样吧,四两银子。”那妇人像是在犹豫。

“不行,四两银子太少了,我虽然是后娘,可我好歹养了这丫头十来年,这点银子就想打发了,没门。”张氏嗓门大,这话说得极为大声,在夏晚秋听来和骂她的声音一样。

“五两银子吧,我们一家都是逃难的,以后肯定会离开,这五两银子,就相当于买断关系。”说这话时,夏老汉带着一丝祈求,眸中有了许些湿润。

说到底,这是自己的女儿。

要不是全家都快饿死了,也不至于卖了女儿。

张氏一脸的刻薄相的脸充满了笑意,虽说价格低了些,可只要这个继女不在自己面前晃悠,自己还是可以接受。

“那就说好了,五两银子。”对于这个条件,妇人也是极为满意。

说起来,妇人之所以会买童养媳,也是因为自己儿子的原因。

虽说自己的儿子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家境也不错,可扫把星的命格,至今都没有姑娘敢嫁。

按照算命先生的要求,不得已,妇人只好买自己路过时遇见的第一个姑娘。

五两银子,也在妇人的计划之中,虽说年岁还小,可价格上足足少了一半。

反正已经买断关系了,这丫头的父母也不会找上门来。

两家都认可买断关系这个决定,很快,这个夏晚秋的身契签了下来。

“婶子,咱们走吧!”夏晚秋摸了摸肩上挎着包袱,上前打招呼。

“诶。”那妇人愣了一下,本以为这小姑娘会哭哭啼啼的,倒没有想到这般果断,立刻喜笑颜开,对这个儿媳的第一印象好了不少,态度也热情了起来,“以后啊,就叫娘,你呢,就是我的大儿媳妇。”

“娘。”夏晚秋受惊若宠,乖巧地唤了一声。

听到这声“娘”,夏老汉只觉得刺耳,嘱咐了句“以后不用想家”。

“给你爹磕个头吧,以后,可能不会见面了。”妇人也知道小姑娘内心不好受。

不管是什么原因,被自己的亲爹给卖掉,都会难受。

夏晚秋应下,对着夏老汉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爹、娘,今日女儿离去,恐以后不能相见,不能在爹娘身边尽孝。女儿卖身的银两,想来足够全家一年,算是女儿报答了爹娘的养育之恩。”

夏晚秋倒不在乎,反正已经被卖了,自己和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

夏老汉挪动嘴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只能默默地看着夏晚秋离开。

原创文章,作者:山野木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yesheng.com/xiaoshuo/102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